跟家公做了:晚上下班摸硬摩托车司机

推荐人: 来源: 网络收集 时间: 2021-02-11 11:27 阅读:
林伟在刘念的耳边说着,刘念心里心跳加快,一种自豪感从刘念的心里滋生,想不到自己一把年纪了竟然还会被自己的女婿给意淫。想到这里,刘念更加卖力,她伸出双腿把林伟的腰盘住,这种骚劲儿让林伟下腹一紧,简直是太勾引人了。感受到甬道一阵阵紧缩,林伟加快了速度,前方仿佛有一个小孔一样,吸着他的马眼,一下一下,爽得头皮发麻。“嗯嗯……呵啊……”刘念舒爽的叫着,尾音上挑,带着勾人的娇媚。这一刻她仿佛回到了十七八岁的年纪,林伟像一个毛头小子一样充满精力,却又富有技巧的顶撞着。“舒服吗?”林伟俯下身来,叼着刘念的耳朵啃咬,呼出的热气都喷洒在她的耳畔,说不出的酥麻感让刘念只能嗯嗯啊啊的叫着。看着岳母被自己操干成这个样子,林伟心里燃起了一股坏心思,停下力度,在甬道里面的小孔一遍又一遍的磨着。“岳母,你说你被我操得爽吗?”刘念颤抖着,腰肢扭动着,媚眼如丝的看着林伟,张开嘴,一只手捏住自己丰腴的胸部,另外一只手插入口腔里面,模仿着林伟的抽插的动作。“嗯嗯嗯……我要……”手指捻着舌头,弄出大量的口水,早就硬起来的乳粒反倒是被她轻轻的点着。林伟没想到刘念居然骚到在自己眼皮子第一次玩弄他的身体,身下的甬道有节奏的紧缩着,差点把他给夹射了!“你怎么这么淫荡!不许玩自己!赶紧说,被我弄得爽不爽,舒不舒服!”一巴掌拍在岳母挺翘的嫩臀上面,富有弹性的肉跳了跳。手感真她妈好!林伟心里暗骂着,控制住自己想要疯狂抽插的感觉,还是一下又一下的研磨着甬道里面的哪块嫩肉。刘念受不了这种感觉,自己扭动着腰肢,哼着声说道:“你干得我好爽,还想要!”“想要什么?”“想要你干我,花心好痒你快进来!”刘念快被自己的情欲给折磨疯了,林伟得到满意的答案,大手拍打着刘念的翘臀,粗口骂道:“刚才不是挺骚的吗,现在装什么纯?”说罢,大力的顶弄着甬道,一阵一阵的抽插,把两个人交合处的液体都弄出了白沫。刘念心满意足,连发骚的样子都做不出来了,嘴巴只能嗯嗯啊啊叫唤着。“把我插坏啊!”刘念全身颤抖着,手指死死地抓着林伟的后背,一不留神就在上面留下了些许红痕。两个人都在情欲之中,根本就不在乎这些。骚浪的言语不断刺激着林伟,他感觉到身下的巨物被死死吸住,仿佛有千百张小嘴在下面吸着。伴随着刘念的颤抖,一股股灼热的液体大在龟头上,刘念也露出一副畅快的表情,整个人身子都软了下来。“潮吹了?”林伟恶趣味的笑着,自己居然把丈母娘给干潮吹了!他兴奋极了,又加大的力度在操干着,刘念叫床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良久以后才看见扶在自己身上的女婿露出笑容。林伟一个挺身,一股股浓烈的精水进入到甬道里面,他死死按着刘念的腰肢,两个人同时发出舒爽的叹声。这场酣畅淋漓的性事终于结束,但林伟并没有拿出自己的巨物,让它埋在柔软的甬道里面。次日凌晨,当林伟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刘念已经在外面准备做早餐了。她只穿着一个粉色的蕾丝围裙,系着的围裙带垂落在两股之间,昨晚林伟力气太大了,导致她的翘臀上还有一些指印。经历过那样激烈的床事,林伟再看丈母娘的时候眼神里面丝毫不掩饰情欲。女朋友这些天都在学校里面赶论文,丈人又忙着出差,家里面就只有自己和丈母娘。林伟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在家里面的每个角落都来上一发!刘念看出林伟如饥似渴的眼神,淡淡说道:“都怪你昨晚力气太大了,我这里还肿着呢”。怕林伟不(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信,刘念撩起围裙的一角,露出下面丰厚的蚌肉,果真是带了深红的颜色,连里面的珠肉都包不住了。害死!林伟心里暗骂着,眼神忍不住往刘念的身下瞟,一股热气冲往下身,那因为晨勃微微挺立的巨物更硬了三分,把裤子顶出一个凸起。刘念被他看得脸红心跳,哼着声,把芊芊玉指放到下半身,拨弄着肉瓣。“光是看着你我就流水了”。刘念佯装无辜,指尖勾出一些银丝,她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指尖,眼神勾人。林伟被她刺激得不行,直直的冲上去想要上手,刘念却娇俏的笑着推开他的手。“我还要做早餐呢”。她又在自己的下半身摸了两把,水渍沾满掌心,“水溅到上面了”。她正在做三明治,用到很多种食材,身下的水被她放在了生菜上面。然后故意侧过身来,用自己的蜜洞对准了林伟翘起的裆部。“你不会嫌弃吧?”丈母娘太会勾人了!林伟脑海中充斥着这句话,手指不管不顾的冲进那流水的蜜穴里面。“嗯啊……好爽……我要融化的黄油,用来煎鸡蛋……”刘念此刻已经纵身于情欲之中,却还是牢记着自己要做早餐,又伸手拿出一块方形的黄油,往林伟的掌心放去。她趴在灶台上面,头发散乱着,眼尾暗红,带着情欲。真会玩!林伟不禁感叹着,刘念的花样太多了。他接过黄油,一点点的往那个蜜洞之中放去。小穴里面很热,黄油刚刚放进去把刘念给惊到了一些,“好凉啊”。她扭了扭水蛇腰,一点点把黄油吞进去。林伟看得口干舌燥,隔着裤子用巨物顶弄着刘念的腿根,“我好想要”。黄油在里面很快就化了出来,刘念紧缩着穴口,催促说道:“你快把它接着!”黄灿灿的液体被林伟放在了塑料杯里面,接了小半杯,还有一些漏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奢靡的气息。“里面还有”。林伟哑着声音说道,手指很快拨开柔软的穴口,在里面抠挖着。刘念受不了这么大刺激,林伟的手指也很大,特别是骨节的地方,有一些粗糙的在里面研磨着。爽得刘念爱液直流,哼着声音勾引道:“快进来,小花穴想要大鸡吧来填满~”刘念一点都不掩饰骚言浪语,林伟低笑着,毫不犹豫的拍打了她挺翘的臀部,让她的小穴也因为拍打而抖动起来。“你刚才不是说哪里肿了不能用吗?现在想要就自己来!”就是想看见丈母娘发骚!刘念侧头看着他,眼睛湿漉漉的,“我的水很多的,里面又热又软,你进来嘛!”她撒娇的样子,和女朋友有几分相似,可是眼底的轻熟风韵没有掩盖,勾着她的心。“我可是你女儿的男朋友,这么勾引我啊?真骚!”情事上面的话都是勾引的恶趣味,刘念也很吃这一套,身上的蕾丝围裙半遮掩住胸前的浑圆。“我骚了那么多水,你还不操我”。刘念抛出一个眼神,身上沾满了黄油的味道,转过身面对他,眼神直勾勾的对上他的视线,伸出舌头舔了舔裤绳。贝齿轻轻咬下最外边的睡裤,隔着黑色的内裤舔了舔里面装着的巨物。内裤前端染上水渍,颜色变得很深很深,刘念舔了好一会儿,才用牙齿拉下内裤。内裤一脱,里面全硬的阳具跳了出来,差点打到刘念的脸上。她是第一次这样直观的观察女婿的阳具,全硬的状态下,阳具是紫红色的,还能看见上面跳动的经脉。龟头大得像一个鸡蛋一样,前端冒着液体,有点腥味,却让她直想发情。“我想吃大肉棒”。刘念眼神迷离的看着眼前的事物,张口舔了舔。林伟感觉到自己的小老弟进入了一个湿漉漉的甬道里面,被刘念富有技巧的舔弄着,舒爽的感觉覆盖着他的大脑。丈母娘的口技实在是太棒了!刘念又是舔又是吸的,偶尔还把弄着蛋蛋,早上一般都不会太过持久,林伟却坚持了一个多小时,才有射精的想法。刘念舔得嘴巴都酸了,察觉到林伟有射精的趋势以后,加倍对着马眼吸。忍不住了!林伟猛地伸手扶住刘念的头,在口腔里面大力的抽弄了几十下,才把浓稠的精液送进刘念的嘴巴里面。舒爽畅快的感觉让林伟露出笑容,慢悠悠的把射精过后的阳物给拔出来,带出一些液体。“喂饱了上面这个小嘴,那下面这张小嘴呢?”林伟邪恶的笑着,把刘念给抱上了灶台,正对着自己,蜜洞里面的体液溅湿了灶台上。不……不是射了一次吗?刘念震惊的看着女婿又硬起来的巨物,他居然还有精力?林伟舔着刘念的耳朵,说道:“你刚刚吃了我的精液,现在我也吃一吃你的淫水做出来的早餐好不好?”纵然是刘念再怎么放浪,也抵不住林伟这样的挑逗,她娇媚的哼了两声,如同猫儿发春一样。林伟提枪上阵,进入紧致的花穴以后,两个人同时发出舒爽的声音,刘念卖力的配合着林伟的动作,很快就达到了高潮。“你快要干死我了……”她嗲着声音,却把自己的胸往林伟那边送,更是扭着臀迎接林伟的撞击。这几天下来,林伟觉得自己真的像古代的昏君一样,夜夜笙歌不早朝。性事到达一定程度以后,两个人也进入了贤者模式,反倒是静下一两天没有做。吃完饭以后,林伟摸了摸自己饱涨的肚子,“阿姨,我去楼下散散步,消食一下”。刘念点点头,贤妻良母的开始收拾饭桌,这些事情都让她全包了,一开始林伟还有点不好意思,后来也就适应了。小区楼下的绿化坐得特别好,大片的灌木丛和树林,路灯似乎是正在维修中,黑漆漆的。林伟走了一会儿,忽然被一只手给拉住,他慌忙抬头一看,居然是丈母娘!“阿姨,你怎么在这儿?”她穿着一件深蓝色的大衣,系着一个腰带,勾勒出纤细的腰肢,特别是那深V的领口,让她的乳沟一览无遗。林伟感觉有一团邪火直冲自己的下腹,光是看着就已经硬得不行了。刘念主动靠近着,双手拥住林伟的手臂,用胸前的柔软压着林伟。“我也想过来散步”。她轻声说着,眼底带了情欲的颜色,脸颊绯红,看起来就像是一颗熟透的蜜桃。路灯昏暗,旁边多的是灌木丛,林伟胆子大了起来,拉着刘念往昏暗的地方走去。刘念半推半就,女婿的手已经抚摸上了蜜桃臀上。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