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俘虏的公主H文,他每次用手把我弄的水好多

推荐人: 来源: 网络收集 时间: 2020-10-25 16:48 阅读:
一顶小轿来到白云山山神庙中上香。随行的轿夫王大柱,见柳如烟进了庙,找了个尿尿的借口,转身却偷偷摸进了庙中。柳如烟年方二十,肌肤胜雪,美目如同一汪清泉,顾盼之间自有一股清雅绝俗,在王大柱眼中,自家小姐就是那天上的仙女下凡。王大柱进入柳家的第一天,就被自家小姐的美貌深深吸引,可是王大柱却只是个抬轿的低贱奴仆,两者之间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交集。不过柳如烟最近经常往山神庙跑的举动,却让王大柱嗅到一丝机会。庙中,柳如烟正跪在蒲团上,美目紧闭,双手合十的虔诚祈祷着。王大柱摸到神像后面,清了清嗓子,故意用粗哑的声音道:下跪凡人,你有何事?柳如烟被吓得花容失色,抬起头四处打量一番,却发现庙里空无一人。好一会儿,她才欣喜的意识到,这是山神显灵了啊。启禀山神,小女子成婚五年有余,诞下三个孩子却都未能活过周岁,夫君家里早有风言风语,求求山神帮帮小女子,日后必定为您重塑金身……念你一片诚心,本神就帮帮你,你先把衣服褪下,容本神施展法力替你检查一下,是不是你的身子有问题!一听山神让自己脱衣服,柳如烟俏脸瞬间涨得血红。身为书香门第,官宦之女,柳如烟骨子里都是恪守妇道,遵守三从四德,平时和自家夫君行周公之礼,都是极为羞涩。让她在外人面前,哪怕是神仙面前脱衣服,这实在是打破了她的底线啊。哼,尔等凡人在本神面前,不过都是一副臭皮囊罢了,本神好心助你,你却不知好歹,你既然不愿意,那就速速离开!一想到夫君家人的白眼,和下人越来越怪异的眼神,柳如烟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如今好不容易山神显灵,事情有了转机,柳如烟纠结半晌之后,贝齿紧咬道:山……山神息怒,小女子愿……愿意……躲在神像后面的王大柱,清晰的看到自家小姐用颤抖的双手,缓缓解开腰带,褪下罗衫后,那一大片白皙的细嫩肌肤,让王大柱不由咽了咽口水。很快,柳如烟上半身就只剩下一件粉红色的肚兜,此时她双手掩胸,却迟迟没有动作,显然心中还在挣扎。王大柱心里就跟猫挠似的,催促道:凡人,你动作快点,本神下凡时间有限!满脸羞红的柳如烟贝齿紧咬嘴唇,缓缓闭上双眼后,白嫩的小手伸到脖子后解开系扣。下一刻,粉红色的肚兜落下,那绝美的上围,就那么毫无遮掩的显露在了空气中。王大柱猛吞了好几口口水,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的美妙风景,用微微颤抖的声音继续道:本神已经替你检查过了,你哪儿没有问题,接下来你把裙子也褪了,让本神替你全身都检查一遍!早已羞涩到了极点,美目紧闭的柳如烟,一听到山神的话后,猛地睁开双眼,满脸不敢置信的颤声道:什……什么,裙……裙子也要褪吗?第二章不要让本神总是重复说过的话!王大柱故意装出一副极不耐烦的语气道。在山神庙中脱衣服,已经打破了柳如烟的底线,让她无比羞耻。现在却连最后的遮羞布也要褪下,柳如烟羞得简直快晕厥了,嗫嚅道:我……我不能……王大柱正在兴头上,见她不肯听话,眼珠一转故意冷声道:本神时间有限,你若不愿,那就等着你夫君一纸休书,将你逐出家门吧!啊……我……身为官宦之女,倘若自己因为无法替夫家延续香火,被夫君休掉,自己还有何颜面苟活于世?本神乃是神仙,岂会在意尔等肉体凡胎?帮你也不过是看你可怜罢了,真是不识好歹!王大柱边说边观察着柳如烟的神色,见她急得都快哭出来了,知道方法有效,随即又加了一句:罢了罢了,本神也不勉强于你,后会无期!山神且慢!柳如烟终于鼓起勇气喊住了王大柱,神色楚楚可怜的咬着朱唇,雪白的贝齿几乎快把唇瓣咬出血来。你还有何事?小女子愿……愿意遵从山神之命……那你还在等什么,速速褪掉!就连脖子都已经变成了血红色的柳如烟,两手颤抖着在自己腰间摸索了好一会儿,才在王大柱的一再催促下,狠心将罗裙褪下。下一刻,修长如玉的两条腿,和那无比诱人的地方全都露了出来,简直是肤如凝脂,皮若白玉,和上身相互辉映,连成一体,说是美若天仙一点没错!要知道这可是身份高贵的知县之女,自己一辈子都高攀不上的大人物啊,却不得不在自己面前褪了个精光,任由自己摆布。巨大的刺激和满足感,让王大柱舒爽得差点昏厥过去。但是柳如烟紧紧的并着两腿,不肯露出一点破绽,葱白如玉的手更是捂着紧要之处。但是这样一来上方就直接展露在空气之中,让她顾暇不及,唯有低着头目光垂下,羞的脸快要滴(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出血来。你这样子本神怎么检查?还不速速把手放下?王大柱虽然眼馋的两个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但还是故意摆出一副不满的语气道:否则你还是赶紧离去罢了!我……柳如烟本想拒绝,可一想自己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无论如何也必须坚持下去。想到这里,柳如烟缓缓将两只白嫩的小手移开,将那美妙的风景,展露在王大柱灼热的视线下,让他忍不住狂咽了两口唾沫,更加控制不住的想继续深入的探看!坐下来,把腿岔开,本神施展法力替你彻底检查一番!柳如烟娇躯一颤,但是又不敢拒绝,只得顺从的坐在蒲团上,慢慢将两条纤细的玉腿打开。那神秘之地,就这么毫无遮挡的出现在王大柱的视线中,直叫他双目大睁,直勾勾的挪不开眼!再张开一点!王大柱又连续命令了好几次,柳如烟迫不得已,把腿直接劈成了一字型,如此羞耻的动作,让她羞愤得几欲晕厥。躲在神像后面的王大柱,只感觉自己体内血液狂窜,心急难耐道:本神正在施展法力,再用两只手把那掰开一点,快!身无寸缕,大张着两腿的柳如烟,一听山神已经在施展法力替自己检查,眼见事情已经到了关键时候,也是豁出去了。只见她美目紧闭,贝齿紧咬,伸出两只哆嗦的白嫩小手。近距离看着身份无比高贵,自己朝思暮想的仙女,摆出这幅无比刺激的姿势,王大柱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炸响。此时此刻他很想扑上前去,将柳如烟扑倒,肆意玩弄。就在王大柱控制不住两条腿,即将露面之际,一个大胆的念头忽然浮上他的脑海……第三章唉……王大柱故意长叹一声,柳如烟听了内心直打鼓,还以为自己已经无药可医了,赶紧问道:山神,您……您为何叹气啊?不瞒你说,我观你身躯,情况很不乐观啊,如若不能及时医治,恐怕你这辈子都无法……柳如烟愈发惊慌,眼泪婆娑的哀求道:山神,求您帮帮我……看着柳如烟那身无寸缕的身子,和那俏脸上梨花带雨的柔弱神态,王大柱心中更加火热,猛咽了口唾沫道:罢了罢了,你能求到本神这里,也算是我们有缘,你先用布条蒙住双眼,待本神亲自下凡替你医治。柳如烟听到山神愿意下凡帮她,顿时转忧为喜,十分顺从的直接用腰带蒙上了眼睛。看到柳如烟蒙上眼睛,王大柱窃喜,继续吩咐道:蒙好眼睛后转过身去,屁股翘起来,方便本神找出病根所在。一听到山神让自己摆出如此羞人的动作,柳如烟顿时俏脸一红,可一想自己都已经做到如此地步了,难道还能半途而废吗?于是柳如烟下定决心,缓缓转过身去,两手扶着墙壁的同时,慢慢张开双腿,将臀部翘起。隐约瞧见的美妙的风景,让王大柱小腹火焰缭绕,心中那份迫切已然压制不住,直接从神像后面走出来,随后急切道:你且站好,待本神先替你仔细检查一番。说着,王大柱便迫不及待的伸出双手,放到柳如烟的身子上,顿时就感觉那凝脂白瓷的肌肤一颤,身前止不住的颤动。王大柱狂吞口水,手情不自禁攀附上了胸口。由于常年抬轿,王大柱手上被磨出了不少茧子,很快就将柳如烟娇嫩的肌肤上,抓出了道道红印。但柳如烟却不敢有丝毫抗拒,甚至当王大柱粗糙的大手放在她胸口,她也只是贝齿咬唇,拼命忍耐中心中的羞意,并不断在心中告诉自己,这是山神在替自己检查。因为不能替夫家延续香火,已经许久没有和夫君恩爱的柳如烟,被一个男人如此撩拨抚弄,哪怕那个男人是山神,不久之后她依旧有了一些反应。即便柳如烟死命咬着嘴唇,却依旧不时从喉咙深处发出闷哼,两条纤细修长的玉腿更是开始微微颤抖。王大柱一愣,继而大喜,手缓缓往下挪去。察觉到山神意图后的柳如烟,娇躯一颤,下意识就将两腿死死并住,又急又羞道:山神,您……本神已经查明,你身子有妖邪入体,你且张开腿,待本神施展法力替你捉拿妖邪,否日时间一长,便是大罗金仙下凡,也救不了你了……一听山神说得如此严重,柳如烟哪怕再不情愿,此时此刻也只能在心中劝说自己,这一切很快就过去了。犹豫许久后,柳如烟贝齿一咬,用尽全身的力气控制自己的两条腿,慢慢分开。王大柱见状,那里还按捺得住,长满老茧的右手,直直的朝着柳如烟捞了过去……第四章王大柱粗粝的大手直接触碰到柳如烟那儿,这突如其来的力道让柳如烟身子都快瘫软了。但柳如烟却不敢反抗,生怕打扰到山神驱邪。她只好用那葱白的双手撑着墙壁,苦苦忍受着如同浪潮般袭来的酥麻之意,内心不断祈祷,希望山神快点把她体内的妖邪驱散。王大柱看着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柳如烟,现在却是身无寸缕,摆着一个羞耻的姿势,被自己肆意把弄,心中的火焰早已燃烧到了极限,手上的动作也更加放肆。感受着王大柱愈发粗暴的动作,柳如烟的玉腿,都开始不由自主的战栗起来,甚至周身的肌肤都已经变成了粉红色。柳如烟死命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但许久未被夫君恩爱的身体,却逐渐消磨了她的理智,喉咙深处开始不受控制的发出压抑的低吟。那一声声羞耻的低吟声,让柳如烟简直不敢相信是自己发出来的,这还是那个长在书香门第,出身官宦世家的千金大小姐吗?有那么一瞬间,柳如烟脑海中甚至掠过了夫君的影子,让她更是感觉自己就是个下贱女人。浓郁的负罪感和羞耻,让柳如烟仅存的理智提醒她,必须马上推开山神,停止这一切。就在柳如烟好不容易鼓起全身力气,并拢双腿之际,王大柱却是忽然开口道:这妖邪入体太深,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本神使用法力为你吸出来。柳如烟扶着墙壁,声音颤抖道:您……您要怎么做?这你别管,只需站好保持这个动作就好,本神马上就能替你将妖邪赶出体外,保证你日后生育再无任何问题。一听到马上就可以成功了,内心无比煎熬的柳如烟,终究无法拒绝山神的要求,任命的咬着嘴唇,静待山神替自己驱邪。见柳如烟没有反对,王大柱再无半点顾忌,粗暴的将她的头掰过来,随后用力盖上那张樱桃小口上。唔……感受到自己的口齿被山神打开,柳如烟下意识的手脚乱推,开始极力挣扎起来。别动,带本神从你口中将妖邪吸出,片刻就好……柳如烟动作一滞,随后放弃挣扎,眼角处早已有泪水滑落。但她脸上梨花带雨的娇弱模样,却让王大柱愈发兴奋,动作也越来越粗暴。就在柳如烟强忍着心中的羞耻和负罪感,苦苦等待山神施法完毕的时候,山神竟是再次开口道:不好,这妖邪太过狡猾,上方根本吸不出来,要从下方吸才行。下……下方?不错,你且站好,待本神施展法力……话还未落音,柳如烟便感觉身下一凉。还不等柳如烟反应过来,下一刻,一股从未有过的温热和刺激,让柳如烟只感觉自己身体如遭雷击,差点控制不住,大声叫喊起来。哪怕是和自己夫君同房,都从未有过如此放浪的行为。所以柳如烟这会儿早已是羞到了极点,两条腿死命并拢,哀求道:山神,不要这样……求求您……第五章别动,本神已经探知到妖邪所在,正在施法,你且稍安勿躁……王大柱说完话后,也不等柳如烟说话,直接就低头凑了过去。柳如烟嘤咛一声,两手死死扶着墙壁,声音颤抖道:山神,请您快点施……施法,小女子快受……受不了了……王大柱这会儿哪有时间搭理她,只是随意的嗯了一声,便继续埋头苦干起来。从小长在深闺,家教森严的柳如烟,哪怕是和自己夫君,都没有过如此刺激的行为。被王大柱这一番撩拨,只感觉那种酥酥麻麻的快意,几乎让自己的灵魂都要飞出体外了。没多久,柳如烟就已是娇躯乱颤,香汗淋漓,周身肌肤更是变得无比滚烫,全身上下没有半点力气。若不是有王大柱的头撑着,怕是她早就瘫软在地上了。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大柱过足瘾后,这才抬头,喘气道:这妖邪入体已久,吸收你体内的精气,已经成了气候,并且有了灵智……顿了顿,王大柱继续道:最重要的是,本神下凡时间过长,法力不足以维持分身再过久留,怕是很快就要离去了……原本以为终于大功告成的柳如烟,听王大柱这么一说,急得都快哭出来了。要是山神离开,自己白遭了那么多罪也没把病治好不说,以后还能不能遇到山神,也是两说啊!一想到这里,柳如烟不由得哭求道:山神,求求您别走,您一定要帮帮小女子啊……王大柱用无比炽热的目光,看着那儿,猛咽口水道:你有所不知,这妖邪实在狡猾,本神在上面做法,它就跑到下面藏着,本神在下面做法,它又躲到了上面……如此棘手的妖邪,想要在短时间内,成功将它逼出你的身体,唯有一个办法,不过本神怕你接受不了啊……柳如烟就仿佛那溺水之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急切的哀求道:只要山神您能帮小女子,无论吃什么样的苦,小女子都能接受!王大柱要的就是这句话,兴奋道:如此甚好,你且转过身去,像刚刚那样把屁股翘起来,本神用法力堵住妖邪逃跑的路,再从你上面施法,如此一来,那妖邪便再无藏匿之处!这……你若是不愿意,本神现在就离开,绝不强迫你!柳如烟沉思了许久后,这才银牙一咬,道:小女子愿……愿意……说完话后,柳如烟再次两手扶着墙壁,缓缓转过身去,将翘臀高高抬起,似乎是在向身后的王大柱发出邀请一般。此时此刻的王大柱,再也忍不住心中高涨的火焰,直接解开腰带,随后两手抱着柳如烟那纤细的腰肢。与此同时,他更是用尽全身力气,死命的往前一挺腰……轰隆隆数道炸雷接连响起,把王大柱吓了一大跳,他眼神无意间扫过一旁威严的神像,心中有些心虚。该不会是惹得山神动怒了吧……只是看着眼前自家小姐扶着墙壁,等着自己尽情享用,王大柱一狠心,决定先不管那么多了。可低头一瞧,那儿竟是带了一丝血红。这种关键的时刻,她竟然来了月事!眼下这情况自然无法得逞,不过要是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下次还想成好事可就难了啊!久久不见山神动静,柳如烟声音颤抖道:山神,您……您还没开始替小女子驱邪吗?王大柱刚想说话,忽然灵机一动道:你的情况,比本神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啊!啊……山神何……何出此言?王大柱伸手朝柳如烟的身下摸了一把,严肃道:你体内的妖邪正在吸收你的精血,若是本神猜得不错的话,你是不是每个月都会有几天,这个地方会流血?柳如烟娇躯一颤,惊恐道:正……正是如此……流血的时候,是不是还有浑身无力,剧痛难忍的症状?自己的情况,被山神一一说中,柳如烟愈发惊慌,苦苦哀求道:山神,求求你救救小女子吧……本神也想救你,奈何这妖邪入你体已久,不能妄动……这样吧,你先回府去,本神会附在你府上凡人身上,继续替你施法医治!得到山神承诺,柳如烟总算放下心来,千恩万谢之后,穿好衣衫便离去了。回到家后,王大柱在床上辗转反侧,一闭上眼睛,自家小姐那身无寸缕的身子,总是浮上脑海,怎么都睡不着。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大柱忽然坐起身来,暗道:虽说小姐来了月事,可吃不到嘴里,也能做点别的事情啊!一想到这里,王大柱就再也坐不住了,于是夜晚时分,王大柱偷偷摸到后院敲门。正打算关门歇息的柳如烟,瞧见站在门口的王大柱,顿时眉头一蹙,娇声斥道:王大柱,深更半夜的,你来这做什么?王大柱脸色一板,故作严肃的说:你有求于我,这么快就忘记和本山神的约定了吗?柳如烟面色一变,慌忙连连叩首道:原来是山神大人,恕小女子眼拙,未认出您来!王大柱昂首阔步走进屋,反手将门一关,回头细细打量着柳如烟玲珑有致的娇躯,暗吞口水的同时,故意叹了一口气。你之所以会每月有几天流血不止,皆是因为有妖邪藏在你的身体中吸取精血,长此以往,你不仅难有身孕,更恐会有性命之忧!柳如烟俏脸一白,如水的眸子泛起了涟漪,惊慌无措的哀求道:求山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