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穿内裤被同学摸了一天:校花被调教征服系列

推荐人: 来源: 网络收集 时间: 2020-10-25 16:48 阅读:
踏上了春运的火车上。十八岁参军,做了半年的新兵蛋子,因表现条件优异,被狼牙特种大队破格选走,六年生死磨练,令他百炼成钢,成为了最骁勇善战的王牌特种兵,狼牙大队的一把尖刀。可惜人生无常,世事难料。被上级看好,认为前途无量的他在三个月前的一次任务犯了大错,狼牙特种大队忍痛让他提前退伍。猛然离开生活六年多当成家一般的特种兵大队,离开那些曾经多次同生共死的好兄弟,而且还是强制性退伍,令叶成一时难以接受。在老家休息调整了三个月,他的心态才彻底转变,于是决定前往国际大都市东海,开始过尝试下普通人的生活。叶成这次已经给在东海市混得风生水起的一名退伍老班长打过招呼,准备去投奔他。所以出门的时候,只象征性的带了一百块钱,美名其曰白手起家。请各位旅客配合我们的工作,出示下车票。两名乘务员走入车厢,挨个检查起车票。叶成瞟了一眼乘务员,没好气的低语道:倒霉,好容易逃次车票,想省点钱,还遇上查票的了。他转动眼珠计上心头,两步来到不远处的厕所外,急促的敲打起厕所门,装成憋屈的声音道:里面的大哥,麻烦您快点,我肚子疼要憋不住了。等下!厕所里传来甜美悦耳的女人的声音,光听这声音绝对能给十个加号。是个女人,那更好办了!叶成一脸邪恶的坏笑,单手推着厕所门,做好随时闯入的准备。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之后,厕所门打开一道缝隙。叶成猛力推大门缝,身体滑入泥鳅一般钻入了门内,随手又将厕所门反锁上了。动作迅速娴熟,不知道的还会以为他是逃票惯犯。厕所里站在一名年轻女子,刚整理好衣服准备出去,突然发现一名陌生男人闯了进来,还没来得及尖叫,眼前一花,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嘴叶成的手接触到女子细皮**的脸蛋,手感十足,仿佛一掐一股水,笑眯眯的说道:别怕,我不是坏人!这名女子大概一米六八左右的身高,皮肤水嫩。紧颦的柳眉下一双明若寒星的凤目,满含怒气的盯向叶成。秀气挺直的琼鼻,虽然看不到嘴巴,但也能想象出绝对是个大美女。叶成心里暗赞一声:极品御姐!呜呜!陈落雪慌乱的挣扎起来,愤怒的美眸看着眼前陌生男人的笑容,觉得极其猥琐龌龊,怎么看都像是大色狼。她心中咯噔一下,顿时变得紧张。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真有不怕死的敢在火车上行凶,不知道他是要劫财还是劫-色?劫财还好说,陈落雪真怕这陌生男人是企窥她美貌的疯狂大色-狼,会在厕所里把她那啥了。稍微慌乱之后,陈落雪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满含怒气的眸子立刻变得媚眼连连,脸色换成一副主动勾引汉子的无媚神态。频频向叶成放电,如同在鼓励叶成赶紧把她拿下。第2章 你想多了!美貌如花的大美女主动勾引,是男人都难以招架,叶成顿时觉得精神一懵。即使无心做色狼,脑海中也涌现出某种冲动,好在叶成意志力异常坚定,这个念头一闪即逝。小色-狼,敢劫姐的色,我废了你!陈落雪冷不丁抬起右腿,用小巧的膝盖撞向叶成下。换成其他人肯定在美人计的迷惑下,被这猝不及防的一膝盖顶上。但叶成曾经身为王牌特种兵的身份可不是摆设,如果真被女人放倒,丢人可丢到姥姥家了。他眼疾手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右手,一把按住了陈落雪的大腿,向后稍微用力便将她推到了车厢之上。火车上的厕所空间本来就非常小,两个成年人在里面活动显得非常拥挤。叶成这一推,整个身体几乎贴到了陈落雪的身上。叶成能清晰的感受到御姐,手感不是一般的好。他尽量保持风度,慌忙向后挪动下身体,解释道:我说这位大姐,您别乱动好不好。我绝对没有恶意,更不是无法无天的色狼,你误会了!陈落雪见美人计失效,刚想抬起右手给这个流氓一耳光。当她彻底看清楚叶成的容貌后,微微抬起的玉手又悄悄放了下去,甚至连挣扎的身体也安静下来。一个常在梦中出现的男人的脸庞浮现在脑海,她的内心的怒火变成了激动不已是他吗?三年了,终于再次遇到救命恩人了。叶成见眼前的美貌御姐一动不动,以为把她吓坏了,心里一软,极为不舍的松开按着陈落雪大腿的右手。这位大姐,我真的不是坏人,请听我解释。你别喊,我马上放开你,同意的话就点点头。呜呜!陈落雪小鸡吃米一般频频点头。叶成又松开了左手,陈落雪的容貌彻底展现在他眼前,二十六七岁的样子。薄薄的两片性感红唇,配上精致的脸蛋和无可挑剔的身材,性感动人,绝对是极品美女,远超叶成的想象。他双手举过头顶做出投降的动作,让这位美女姐姐明白他不会再轻举妄动,然后带着歉意道:没吓坏你吧?陈落雪喘了几口气,美眸中闪烁着异样的眼神,似笑非笑道:说吧,你对姐有什么企图?没有任何企图,我不是色狼。叶成诚意十足的解释道:因为我的火车票不小心被朋友拿走了,外面正在查票,迫不得已才会闯进来!他刚解释完,敲门声便响起查票,麻烦里面的人把票递出来。叶成暗自感慨这乘务员太特么敬业了,连厕所也不放过,小声对面前的大美女道:大姐,你带票了吧?帮帮忙!暂时相信你。陈落雪伸出削葱根般的手指拉开精致的挎包,拿出一张火车票,将厕所门打开一道仅仅能通过车票的小缝隙,把车票递了出去。很快车票又递了回来,门外响起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乘务员走向另外一个车厢继续查票。叶成感激道:太谢谢你了,不知道大姐如何称号?陈落雪!陈落雪抛给叶成个媚眼,要不要姐把电话也给你?叶成脸色一红,不……不用给电话,我对你真没啥想法。陈落雪挺了挺胸膛,舔了舔嘴唇,吐气如兰道:有贼心没贼胆!那个我还有事!叶成开门落荒而逃,再待下去真扛不住美貌御姐的主动勾引。这角色转换也太快了,怎么感觉这女人更像个饥渴的女色-狼。陈落雪看着叶成仓皇的背影,弯腰娇笑起来,花枝乱颤。她也快步走出厕所,差点撞上一名等着上厕所的老者。老者用怪异的眼神看着陈落雪,还偷瞟几眼她的胸前,不住的摇头小声嘀咕道:现在的小年轻情侣真是开放,觉得车-震不过瘾,还玩起火车-震来了!火车-震!叶成差点笑出声来,心想:这老爷子真是与时俱进,连火车-震都知道。可惜我也就饱饱眼福,真跟大美女来次火车-震,做鬼也值啊!第3章 揍死你老者的声音虽小,但三人间的距离非常近,陈落雪听得清清楚楚。俏美的脸蛋唰就变得通红,一直红到了耳根,如熟透的红苹果般妩媚动人,让人忍不住想上前咬一口。这是怎么个情况?斜靠在挨着过道的一名青年男子,猛然看到同事陈落雪跟一名陌生男人一前一后从厕所里走了出来,顿时怒不可遏的站起身,冲了过去。叶成重新站到车厢连接处,转身发现极品御姐还跟着他。陈落雪的脸色微红,停下脚步,顺势站到了叶成对面。你妈的流氓!此时青年男子冲到叶成近前,怒骂一声,抡掌狠扇向叶成的脸颊。叶成觉得莫名其妙,左手快速抬起如鹰爪般抓住了青年男子的手腕。敢主动找茬,算你倒霉!他翻转右手,毫不犹豫的一个大耳光扇在青年男子脸上。啪!这一巴掌抽的那叫一个干把脆,大半截车厢的乘客都听得清清楚楚。打脸是讲解技巧的,并不是说力气越大抽得越响,恰好叶成深蕴此道。青年男子惨叫一声,眼冒金星,脸上一片红印,被叶成的掌掴给抽蒙了。不明情况的乘客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不过没人上来劝阻,都抱定一副看热闹的心态。陈落雪急忙拉开两人,斥责道:王中强,你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无缘无故打人?看清楚,是我被打了好不好?王中强一脸的委屈和愤怒,捂着腮帮子道:落雪,我是想帮你。这家伙在厕所里是不是对你耍流氓了?叶成顿时明白了,原来这两人认识,肯定是看到他和陈落雪一起从厕所里走出来,产生了误会。反正是这家伙先动手的,自己抽他耳光算是自卫。陈落雪板着脸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哪个眼看到他对我耍流氓了?王中强辩解道:我刚才看到你跟他一起从厕所走出来,还以为他对你耍流氓了,才会帮你教训他。叶成冷笑道:你小子搞错了吧,是我赏了你一巴掌。就你这小身板还有教训我,真是打肿脸充猪头。王中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怒火升腾还想动手,找回面子。叶成面色一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凌厉如刀般的眼神吓得王中强不由的哆嗦一下,下意识后退一步。陈落雪冷淡的说道:王中强,这没你什么事,回去吧!王中强心里极度不平衡,本来想来个英雄救美,没准能博得陈大美女的倾心,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他咬牙,强忍着怒意道:落雪,你也跟我回座位,不要跟不三不四的陌生人打交道。陈落雪微怒道:跟什么人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你管得太宽了。王中强一脸的尴尬,自找台阶道:总裁把你托付给我了,火车上我就得对你的人身安全负责。陈落雪马上变得寒如冰霜,语气强硬的说道:王中强,请注意你的措辞。我的人身安全我自己会负责,用不着你操心。算我多事。王中强一脸苦逼的表情,乘兴而来败兴而去,临走前还不忘用恶毒的目光狠瞪叶成几眼,壮着胆子道:小子,我记住你了,以后走着瞧!叶成抬起胳膊,戏谑的说道:别以后啊,想动手就趁现在。王中强一缩脖,挤开人群落荒而逃。他也不傻,偷袭都没能打到叶成,还被一个眼神吓退,再动手,恐怕就不是当众赏一巴掌的事了。逃出人群,他咬牙切齿愤恨不已道:从小到大还没人敢扇我的脸,他妈的臭小子敢扇我,让我在东海市遇到你,非弄死你不可。叶成靠到车厢上,眯着眼睛嘀咕道:怂蛋,也就敢嘴上说说。陈落雪看了看叶成道:刚才那人是我同事,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他还不配。叶成偷眼欣赏着陈落雪的美貌,忍不住问道:大姐,你怎么不跟他回去?陈落雪脱口道:还不是为了你。为了我?叶成一愣,不明白陈落雪的具体意思。陈落雪嗓子中发出甜美动听的声音,一下酥到了叶成的骨子里。姐的意思是,你还没跟我说谢谢呢!第4章 美丽的误会这女人真是妖孽啊!不知会把多少男人迷死!叶成故作镇定,一本正经的说道:再次谢谢大姐替我解围,感激不尽!陈落雪露出俏皮的笑容,你逃票,我刚才也算是救你一次,想一句谢谢就把姐打发了?还别说,如果女人长得漂亮,连一颦一笑都那么迷人。陈落雪的笑靥如一阵春风拂面,让叶成的春心一阵荡漾。他在这样的女人面前毫无招架之力,直接投降道:那你想我怎么谢谢你?陈落雪反问道:你要坐车去哪?叶成回答道:东海市!陈落雪眼中闪过一抹喜色,正好我在东海市工作,下车之后你请我吃饭,就当是对我表示感谢。换做以前请大美女吃饭,叶成到无所谓,甚至求之不得。但现在他的全部家当加起来也就一百块钱,请人吃饭又不能太寒酸,一百块钱肯定不够。与其丢面子,还不如不请。他苦笑道:真是不凑巧,我现在一分钱没有,请不起!陈落雪一愣,这什么人啊!姐放下矜持,主动要求你请我吃饭,这家伙竟然坦荡荡的说没钱。难道他有女朋友了,不敢请别的女孩吃饭?还是这家伙是铁公鸡一毛不拔?还是因为我的魅力不够,不足以吸引他?一瞬间,无数想法涌上心头。陈落雪把心一横,好不容易遇到寻找三年的男人,岂能再次轻易让他溜走。她有些蛮不讲理道:我不管,没钱也得请姐吃饭,否则我就去乘务员那揭发你逃票。叶成哭笑不得,这女人好像碰瓷的一样,黏上自己不放了。我现在确实没钱,不如互留个电话,等下次再见到你,绝对请你吃大餐。火车上邂逅个陌生的大美女,还有跟她一起吃饭的机会,有点主动投怀送抱的意思,是男人都不想错过,叶成也不例外。但他囊中羞涩,只能推脱。陈落雪可不想错过深入了解救命恩人的机会,坚定的摇摇头下次见面说不定是什么时候,必须下车以后马上请。她心中失落,倒不是因为叶成再三推辞请她吃饭,而是这么长时间了,他还没有想起自己。叶成转念一想,请就请,大不了到时候找个借口去卫生间,然后开溜,放大美女的鸽子。于是说道:行,我答应下车请你吃饭,不过提前说好我可真没钱。反正预防针给你打了,到时候别怪我逃单,自己付钱。陈落雪娇笑道:小弟弟,你可得说话算数哦!临近黄昏,列车到达终点站东海车站,旅客们提着大包小包相继下车。陈落雪好像生怕叶成跑了似的,一步不离的跟在他身后,甚至下车都没跟公司同事王中强打招呼。有个极品御姐型大美女做跟班,叶成接受着一路上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心里觉得极为舒服。但他始终弄不明白,这位极品大美女唱的是哪一出,让他请吃饭真的这么重要?如果被个对不起观众的恐龙级别的女人缠上,叶成到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被个如花似玉的极品大美女纠缠上,他反而觉得太不正常。难道因为我长得帅,看上我了?这怎么可能。他对自己的容貌相当了解,绝对是那种扔到人堆里,一时半会儿找不出来的大众脸,跟帅气完全不搭边。主动投怀送抱,我还怕你不成。想到这,叶成露出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陈落雪对火车站一带很熟,三拐两拐把叶成带到了一家大型酒楼,找个靠着窗户的位置坐下。不用看菜单,叶成也知道这里的饭菜肯定贼贵,莫非把我当冤大头宰、花钱不眨眼的富二代?他心中暗笑,到时候谁当冤大头还不一定呢!拿过菜单,叶成很绅士的递给了陈落雪,故作大方道:想吃什么点什么,不用客气。陈落雪真没客气,连点了六道菜,都是这家饭店的招牌菜,也意味着几乎都是最贵的菜。最后要了一瓶饮料,问过叶成之后,给他要了一瓶冰镇啤酒。按照国际惯例,跟美女共进晚餐,都是男士主动打开话匣子,吹嘘一番自己的光荣事迹,以博得美女的垂青。但点完菜之后,陈落雪足足等了三分钟,叶成一语未发,就好像跟她没有共同语言一样,一直盯着窗外的车水马龙看的津津有味。第5章 带你去开眼她首先沉不住气了,假装很随意的问道:叶成,你做什么工作的?为了弄明白这大美女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叶成选择以静制动,如果对方有什么目的,肯定会沉不住气,果然陈落雪首先开始攀谈。他平淡地回答道:无业游民!陈落雪继而不舍的追问道:那你有没有当过兵?叶成一愣,当过,你怎么知道?陈落雪神秘的笑道:姐能掐会算,一看就知道你当过兵。鬼才相信你,叶成还不至于在美色面前丧失理智。我特别崇拜当兵的!陈落雪违心的出卖了自己,单手托住脸颊,支撑在餐桌上,一脸崇拜的看着叶成。披肩长发滑落,遮挡住小半边俏脸,别有一番风情。长长的睫毛眨动着,红唇微启道:能不能跟我说说你当兵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或者见义勇为的英雄事迹?偷眼欣赏着陈落雪迷死人不偿命的美貌,叶成心中给她打上了极品的标签。做特种兵的事情,叶成可不敢乱说。他淡淡的笑道:我当的是普通步兵,能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每天就是枯燥的日常训练、拉练,然后再训练,再拉练,累得跟死猪一样。陈落雪心里非常失落,难道他真得想不起曾经救过我?吃饱之后,叶成坦荡荡的说道:陈小姐,我现在确实身无分文,这顿饭还得你请,日后我加倍再请你。以后叫我姐,喊小姐跟做那啥的似得!陈落雪笑道:这顿饭我也没打算真的让你请,你身无分文,打算去哪?随便找个公园凑合一宿吧!叶成平淡的语气中流露着穷困潦倒,只能露宿街头的悲凉,演技直逼职业演员。陈落雪诱惑道:如果你真没地方住,可以去我那。姐居住的两室一厅,正好打算招个合租的,房租还打折哦。大美女主动要求跟叶成合租,无异于天上掉馅饼加掉林妹妹的美事。难道退伍还是件好事,我要开始走桃花运?这幸福来的太突然了。叶成心里美滋滋的,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你就不怕引狼入室?陈落雪摇摇头,用威胁的口气说道:忘了告诉你,姐可是苦练了三年跆拳道。遇到色狼,我会一脚把他踢废了,所以不怕。她永远忘不掉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差点被丧心病狂的色魔凌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一个男人有如神助般从天而降,救了她一命。当时那个男人身穿迷彩服军装,肌肤呈古铜色,大概二十几岁,英气的脸庞带着嫉恶如仇的愤怒。当陈落雪从恐惧中摆脱出来,青年男子已经押着色魔登上一辆军用吉普车扬长而去。她都没来得及向男子表示感谢,甚至不知道救命恩人的名字,但此人的容貌却深深烙印在了她的心间。眼珠一转,陈落雪又提议道:要不要姐带你去酒吧或KTV开开眼界?里面有很多漂亮美眉哦!叶成不动声色的拍马屁道:除了大姐之外的漂亮女人,在我面前都是浮云。无论女人长相怎样,称赞她漂亮,永远是对的。陈落雪明知叶成在拍马屁,心里依然美滋滋的,不忘赏给叶成个诱惑的媚眼还是弟弟会说话,一会去HAPPY姐就破例请客一次。姐,你真慷慨大方。叶成继续拍马屁,KTV就不用去了,我怕一嗓子把你吓跑了。那今天就去酒吧!陈落雪眉飞色舞的大笑道:明天我多找几个姐妹再去KTV,看你出丑。叶成满脸的黑线,遇人不淑啊!燕京的夜晚比白天还要热闹,路上长水马龙,霓虹闪烁。人行道两旁的人群熙熙攘攘,无数衣着时尚性感的男女三五成群,开始绚烂多姿的夜生活。叶成开车,在陈落雪的指引下,来到一家名为怡情酒吧的地方。下车后,陈落雪非常大方的挽起叶成的胳膊,如一对热恋的情侣般走向酒吧。嗅着身边不时传来的香水混杂着幽幽体香的香味,叶成心里乐开了花。第6章 挑事怡情酒吧内装饰的典雅别致,而又不缺乏浪漫气息,完全迎合白领精英的口味。劲爆的音乐混杂着高昂的呐喊,挑拨着年轻男女的荷尔蒙。一层大厅三面是供客人喝酒买醉的酒桌及吧台,中央则是喧嚣热闹的舞池。天花板上悬挂的霓虹射灯四面八方旋转着散发出梦幻般的光彩,给昏暗的大厅笼罩上一层朦胧之美。舞池内,疯狂的男男女女尽情摇曳着身姿,一个个饥渴而又需要安慰的心灵沉浸在这纸醉金迷的世界,暂时忘记尘世的浮华与烦恼,肆意放纵自己,追寻那一时的刺激和欢快。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孩身上,那雪白的肌肤在忽明忽暗的灯光映衬下更加诱人。陈落雪带着叶成来到长条吧台坐下,你要喝白的、红的还是啤的?姐请客,放心大胆要。以前叶成来酒吧的机会真不多,平淡的说道:随便!陈落雪打个响指,服务生来一瓶随便!显然这种调侃在酒吧常见,服务生保持着一贯的笑容,不过看到御姐型大美女后,笑得更加灿烂。出门前,陈落雪换上了一件白色小T恤露脐装,凸显的双峰更加饱满。头上简单扎着马尾辫,令清纯的气质和成熟的韵味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更加迷人。在整个酒吧,绝对属于最上乘的美女。叶成感慨道:果然大美女到哪都有不俗的杀伤力,不知道要酒水,服务生会不会给你打折?陈落雪笑眯眯的说道:打折只是小意思,信不信姐让他免费送酒?信,绝对信!是男人总会有大男子主义,叶成也不想看着坐在身边的大美女向别的男人放电,果然遏制了陈落雪的跃跃欲试。陈落雪先要了一瓶红酒,红酒最调情了,你可别想着把姐灌醉。叶成一脸的坏笑:谢谢姐的提醒,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试试。你不知道姐是干什么的吧?陈落雪挑衅道:姐是总裁助理,喝酒从未怕过谁。最多的一次姐单枪匹马灌下七个臭男人,姐依然头脑清醒,走路都不带打晃的。叶成严重怀疑其中的水分,笑道:那小弟今天就见识见识姐的酒量。陈落雪狡黠的一笑,别激我,你喝趴下了,谁送姐回家?万一再遇上个色狼,谁救我?叶成豪气的说道:这个姐放心,就算我醉倒,也不让一个王八蛋沾你一点便宜。你可别是只会吹牛的护花使者!陈落雪主动替叶成倒上一杯不带任何勾兑的红酒,先陪姐干一个。叶成的酒量还可以,起码一斤白的下肚,面不改色跟没事人差不多。很快一瓶红酒下肚,陈落雪的俏脸上挂上一抹醉人的红晕,更加迷人:服务生,再来一瓶红酒。叶成主动给陈落雪倒上,不过只倒了高脚酒杯的四分之一:姐咱慢点喝,顺便调情啊!陈落雪一条玉臂亲昵的勾住叶成的脖子,姐就主动交你几手,以后勾引小女孩肯定用的上。不过等你勾引上小姑娘,可别忘了姐的好处。叶成憨厚的问道:姐,万一我把你勾引上了呢?陈落雪拍了叶成一巴掌,你这小屁孩,姐对你没兴趣,你也只能有被姐调戏的份。酒吧内靠着角落的酒桌旁,王中强怡然自得的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他举起酒杯,对对面坐着的光头道:虎哥,刚才我说的事就拜托你了。这名光头壮汉三十几岁,体重能有一百七八十斤,脖子里缠着一条粗金链子就好像暴发户一般小事一桩,我找几个人把那小子绑来,随便你处置。完事装上麻袋,扔入海里,这人就彻底人间蒸发。王中强露出阴险的笑容,还是虎哥想得周到,就这么说定了,回头我找人把你酒吧的税收给降到最低。光头名叫牛光虎,是怡情酒吧的老板之一,没成为老板之前是混道上的。他知道王中强的家庭背景,王中强的老子是税务局副局长,想给家酒吧的减税还不是一句话的事。牛光虎眼前一亮,酒吧又不是他自己的,他用点手段减免的税收还不是跑到自己的腰包。酒吧的税多,每月弄点猫腻轻轻松松节省两三万的税收,一年下来也就是二三十来万的收入。他裂开大嘴笑道:多谢强子,以后有这种好事还得多想着哥点。第7章 给我打!把事情给我办漂亮点,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王中强起身道:我去物色个猎物,就不打扰虎哥了。王中强溜溜达达绕着酒吧转了半圈,猛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侧脸,惊喜道:陈落雪!当他看清陈落雪身旁坐着的是叶成后,双眼喷出熊熊的怒火,恨得咬牙切齿:我还琢磨着找人收拾你呢,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他马上回身,去找牛光虎。牛光虎正盘算着美事,抬头看到王中强又回来了,笑眯眯的问道:强子,这么快就物色到美女了?需要哥提供房间不?王中强一脸的怒气,面色不善道:我让你收拾的人就在酒吧里,赶紧给我叫人。是嘛!牛光虎站起身,摸了摸圆溜溜的光头,在酒吧不好下死手,我先去小小教训他一顿,给你出出气。王中强指着(摸同桌的白丝袜流水)吧台正在嬉笑的叶成道:就是那小子,找个茬,下手重点。你就瞧好吧!牛光虎顺手端起一瓶酒,走向叶成的方向。叶成正在跟陈落雪瞎聊,浑然不知已经被人盯上了。牛光虎本来想找叶成的茬,看清陈落雪的容貌后,狠咽下一口口水,双眼放着精光,一屁股坐到了陈落雪的另一侧,大大咧咧说道:小姐,能请你喝杯酒吗?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