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的情人竟然是个性感小寡妇

推荐人: 来源: 网络收集 时间: 2020-09-08 17:38 阅读:

三十多年前,江喜来第一次去老公杜伟的家,破旧的棚屋里,物品凌乱地散了一地。当时,她没有扭头就走,心里想着,从此要让他一辈子享福。

等过了大半辈子,她越活越糊涂了——作为妻子她无可挑剔,儿女出色,作丈夫的他却身在福中不知福,偏要和一个瞧不起他的寡妇混在一起,这到底是什么理?是不是越对一个人好,他就越不把你当回事?斗争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这一回,她真的累了。

  老公的地下情人现身

2005年6月15日这天,已是杜伟失踪的第五日,在客厅坐到半夜,我终于失去了耐心,正要按下“110”,“吱”地一声,门开了,灯亮起,他被我吓了一跳。

我的脸顿时阴沉下来,迅速放下了电话,屋里的气氛比夏天暴风骤雨来临之前还要黑暗,“干什么去了?”杜伟窸窸窣窣地脱掉鞋,闷着不作声。

“我正在考虑要不要报警。这么多天不回家,出了事,人家会说我不报失踪人口。没出事,那肯定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他目不斜视,径直进了房间。我们冷战了半夜。

第二天出门时,我从公交车站牌上撕了一张调查公司的广告,下午匆匆忙忙跟签了合同。那几天,我表面上正常上下班,杜伟依旧隔三岔五在外头过夜,一个礼拜后,拿来一张秘密录影光盘,清晰地播放着杜伟和一个女人亲昵的镜头:6月16日,两人相约出门。

在文化宫连跳三场交谊舞;6月17日,他陪女人去医院看病,贴前俯后地伺候着;6月19日,转了三趟公交车,他把女人送去沌口娘家……真相终于水落石出。

我盯着屏幕,气血开始上涌,脑门上渗出豆大的汗珠,可是越想越不对劲,这个女人怎么看着眼熟呢?我又把光盘倒回去,对着女人的脸按了暂停,旋即回过神来,这不是我的客户邓文吗?几个月前,杜伟带她来公司找我办了一笔10万元的理财业务,因为收益比较高,赚了不少,所以最近说还要再加投,准备先付订金。

邓文是个寡妇,几年前老公得病死了,唯一的女儿在外地工作。我万万没想到,她会打杜伟的歪主意,借投资之机讨好我老公。她住的地方我去过,离我们家也就几分钟的路程,我决定找她当面对质。

我火速翻出客户资料,给邓文去了一通电话,以公司派送季节性礼品为由登门造访。她热情地招呼我,沏茶,寒暄,丝毫不露尴尬的神色,她还真能装,我心里冷笑一声,没好气地直入主题,“最近我们家杜伟经常不着家,背着我在外头玩女人。”

邓文的一双眼珠子跟探照灯似的转了一周,马上回道:“那怎么会?杜哥是个老实的男人。”一听她喊杜哥喊得贼亲热,我陡然怒了,拍案而起,“告诉你,我说的那个女人不是别人,就是你!”

邓文按兵不动,别有深意地望了我一眼,矢口否认说:“江姐,你也晓得,我这个人清高,平常也不交什么朋友,我和杜哥就是要好的异性朋友,你可别误会了。”

眼见斗不过这个女人,我只好气冲冲地回去找杜伟算账。掏钥匙开了门,他正接着电话,见我出现,他便神色慌张地挂断了线。

在我的逼问下,他不卑不亢,从始至终一口咬定他们是普通的异性朋友,明显两人早就串通好了,口径一致来忽悠我。从此,杜伟学会了“红颜知己”这个名词,明目张胆地和他的“红颜知己”来往。

朋友力证清白 我一不做二不休,没收了杜伟的手机,邓文联络不到他,就打来我这儿找人。我是做理财顾问的,公司要求24小时开机,终于,我被邓文的骚扰电话彻底惹毛了,劈头盖脸地臭骂了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一顿。

这下可好,邓文跟我较上劲了,摆出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不服气也没办法,谁叫你家杜伟就是和我投缘。他说,你又老又爱钱,脾气又差,还骂他没用。”我当场气得嘴唇发乌,说不出话来。

想当年,我也是数一数二的美女,杜家条件差得离谱,我赌了一把,把自己嫁给杜伟。1997年左右,我办了内退手续,应聘到一家内刊跑发行,一年半时间,业务量达到了10万册。

没多久,杜伟单位就垮了,这下可愁煞了杜伟,虽然我算不上赚到了金山银山,但至少不在乎他拿不拿一份死工资,他便顺势回家做起了“家庭主男”。

后来,我改做理财这行,整天风里来雨里去,低三下四求人投钱,日子久了,人眼看着老下去,他倒是舒服,坐在家里享清福,钱照拿,日子照过,无所事事就学跳舞,这一跳媚上了漂亮小巧的寡妇,还嫌弃我这不是那不好,算我看走了眼。

12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