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情感文学 > 情感故事 > 难忘上海行

难忘上海行

推荐人: 来源: 网络收集 时间: 2020-02-12 19:18 阅读: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
  
  由于培训他和另一所学校的校长扎西一同踏上了前往上海的路。走之前,他对扎校长的家人信誓旦旦地承诺,一定照顾好扎校长的安全。
  
  上海对于他而言既陌生又熟悉。陌生是因为他从未去过上海,熟悉是因为他通过《上海滩》等电影早已了解了上海这所全世界有名的大都市,特别是对外滩有更多的“印象”。自接到去上海培训的通知后,他心里万分激动,心驰神往,盼望着早一天到达上海。
  
  他和扎校长是乘坐西宁直达上海的火车上路的。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二次乘火车,目的地是梦想已久的国际大都市——上海。他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尤其是乘坐火车去上海,当时也是令许多未出过远门的人十分艳羡的事。火车载着他们,就像一匹脱缰的骏马在沉沉的黑夜里向着前方驰骋而去。在舒适的火车上他不禁想起了往事。
  
  他第一次坐火车还是在上大学时候的事。记得那是一个秋季开学的头一天,和往常一样,他和要好的同学黑子到西宁市大街上采购学习用品,顺便逛着久别的大街。在一条街上,他俩遇到一群人围观着一位刚从内地乘火车来西宁探亲的小姑娘问长问短。小姑娘因为忘记了亲人的住址,只知道在火车站上,但不知是那个站,就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窜来窜去。黑子是位热心肠的人,当听说小姑娘迷失了探亲路的时候,就挤进人群径直到小姑娘的眼前蹲下身子热情地问道:“小妹妹,你姓什么?家住哪儿?”小姑娘见这个自人群外挤进来的莽小子,摇了摇头,往后退避着,仿佛躲避传染病人似的。黑子意识到小姑娘不信任自己。就立起身子向围观的人们抱拳作了个揖:“各位叔叔、大爷,我是一名大学生,您们放心,我一定帮着小女孩找到她的亲人!”说着出示了学生证。而后再次面向小姑娘耐心地问道:“小妹妹,能告诉大哥哥你亲人的住处好吗?”许是惊奇于刚才的一幕,小姑娘最终想起并吐露了“杨家站”三个字。熟悉西宁交通的黑子,立即知道该往何处寻找小姑娘的亲人了。此时,人们半信半疑地看着黑子这位看起来有点冒失的年轻人,虽然不知道黑子到底出于何种心愿,但看看天色已近傍晚,只愿小姑娘按时回到亲人的身边,就目送着黑子将小姑娘带进了公交车。黑子透过车窗向他摔出:“杨家寨火车站见!”后就随公交车走了。听黑子的话就是让他也到那里,但是他对西宁郊外的情况并不熟悉,况且又推着自行车。然而他不想拂黑子的情面,只好硬着头皮骑着自行车追赶下去……
  
  尽管他当时年轻,但是骑着自行车去追赶公交车那可是够呛的事,好不容易追到终点站,黑子说,还有一段距离。听了黑子的话,他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地上,说什么也不想再往前挪动半步。到底还是黑子有办法,连磨带搀地将他推上了路。于是又推着自行车往前走着,此时天已完全黑了,郊外由于没有灯光,只好抹黑赶路,脚下是刚刚犁过的庄稼地,深一脚浅一脚走着,实在难受极了,尤其是自行车头或右或左摆动,在凹凸不平的田地上波浪式的滚动着,煞是费劲。有时小腿脊梁骨碰到自行车脚踏板上,疼痛直往心里钻,满脑子后悔不该来。
  
  夜色中黑子全然没有顾及到他的难处,手拎着小姑娘的手往前赶路,“好硬的心啊!”他不无埋怨地想着,像个疲倦透了的逃兵耷拉着脑袋吭哧吭哧地赶路,狼狈极了。他多想黑子那家伙帮着推推自行车啊,可谁知黑子背起困倦至极的小姑娘甩开双腿不停地往前行进着,还一个劲地催促他加速。好不容易到达“杨家站”时夜已很深了。在站上站长接待了他们,当清楚来由后,很感动,说要报道事迹,可是黑子说什么也不愿透露姓名,聪明的站长只好让他俩包括自行车一股脑儿地坐到火车上“潜回”市区算是褒奖。步行很长的路,乘火车不过是十几分钟的事,这就是火车的好处。还没有过瘾,就到站了。此事一晃过去了近二十年。
  
  眼下,他和扎校长去的是上海,是大城市,而不是昔日的杨家站。随着火车“呜——咔擦!咔擦!”悦耳的汽笛声、车轮与钢轨的叩击声,历经四十八小时的奔驰,最终到了上海站。到达上海时正值下午一点多。在华东师范大学接待老师的安排下,他和扎校长住进了洁净舒适的学校公寓里。熟悉了培训环境后,他们就急不可耐地到外滩逛景。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